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百名香港师生 开启探访开放发展成就之旅

2019-06-27 10:06:08 久久生活网

“你他妈的想整事啊?!我让你瞅我的年纪,你他妈的老瞅我的手干啥啊?!干哈呀……啊——你个狗篮子,想撸啊?!”“哈哈哈,孤清星,现在你能拿我怎么样?”远处,云层之中,恶龙发出阵阵得意的狂笑。眼看整个仙岛号被巨大的海浪和天空落下的危险随时沉没海底,反噬仙岛所有的弟子。

方允山点了点头,道:“帝陵不可能选择这块地方了,去下一处吧。”也就在这个时候,曾在饭店门前与二人交谈过一番的店小二小跑了过来,冲着两人点头哈腰间问道:

  中国视障群体约有1731万人,其中23.5%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无障碍功能为他们打开新窗

  天津中新友好图书馆内的视障阅览室。

  (人民图片)

  不久前,由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发起的“青年体面劳动全球倡议”年度大会在罗马召开,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腾讯分享了无障碍功能帮助残障青年就业的故事,赢得经久掌声。

  发微信、看新闻、打游戏、网购、交水电费……很多人的生活已离不开互联网终端。但这一切有个前提,就是能看到、能操作。中国有1731万视障群体,其中23.5%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如何让他们享受移动互联网的便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发力。从PC端到手机端,从读屏到文字提取功能,再到语音安全支付、声纹加好友,不断升级的无障碍功能为视障人士探索学习、就业和生活提供了更多可能,也在重塑社会对视障群体的认知。

  “新技术让我‘看到’”

  ――从可以发文字信息,到可以“看”懂图片和表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这是张涛的朋友圈签名,“我很喜欢这几句诗,它代表了我对生活的态度,闲适又热爱。”他说。

  张涛的双眼先天发育不良,只能凭借微弱的光感去辨别昼夜。如今他借助互联网的无障碍功能,可以“看到”外界信息,顺畅地完成交流。他口中的“看到”,实际上是通过手机QQ的OCR图片文字提取功能实现的。

  过去,当视障者在手机或电脑上收到一条文字信息,需要求助身边人帮忙读取,但现在利用特定的识别功能,只需用手指长按,手机QQ就会帮他们来读取信息内容。如果收到纯粹的图像,也不会难倒视障者。通过人工智能“图片语音即时描述功能”,视障用户点击图片,就会听到AI生成的一句图片描述语音。

  “之前在线聊天的时候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因为收到朋友发来的图,完全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容。有了这个功能后,我终于能‘看’到图了。就像是有人直接看到图片,然后用语言描述给你一样。”同样视力不佳的盛海波说。他回忆,第一次在电脑上安装了接触OCR功能后,他立即在第一时间找到了之前好友发给自己的一张图片,识别之后才发现是一首诗。“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终于能真正融入网络世界了!”

  虽然双眼只有微弱的光感,但得益于对聊天软件各个功能的熟练掌握,现在张涛通过微信的语音转换功能,已经可以像明眼人一样发送文字信息,准确地表达自己。甚至连表情,都可以被读取成语音。

  张涛介绍,“微笑”“呲牙”“流泪”……每个表情都对应着一种可以被读出来的名字,帮助视障人士进行分辨。“我知道现在很多人发微信喜欢加表情,读取表情这个功能让我终于可以像明眼人一样用表情来传递更多的情绪。”

  就业空间更广了

  ――在线交流、开远程会议、传输工作文件,不再是障碍

  有了无障碍功能,视障者会先去网络上了解什么?调查发现,招聘信息是许多人最先关注的。

  盛海波还记得第一次找工作时的情景。2008年的夏天,年仅17岁的盛海波顶着烈日,在河南许昌挨家挨户摸索,碰到一家按摩店就进去询问能否收他为学徒,却屡遭拒绝。最后还是通过亲戚帮忙,才算入了盲人按摩的行。而找到现在这份工作,则要轻松多了。“我加入了一个盲人按摩的招聘群,在里面可以‘看到’大量招聘信息,筛选、对接、再去实地应聘,方便多了。”

  比起盛海波找第一份工作的艰辛,“90后”沈广荣已经可以借助无障碍功能把工作和兴趣更好地结合起来。“我是在一个视障者论坛上‘看到’的招聘信息,就去应聘了。”沈广荣读初中时开始自学编程。“2009年,PC端已经具备读屏功能,但是只有在代码符合规范的情况下才能够读出来。”起初自学编程是为了方便自己获取更多信息,慢慢地他对编程的兴趣渐渐加深,试着做了不少PC端小程序供视障人士使用。一技在身的沈广荣,毕业后顺利进入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成为了一名视障工程师。

  沈广荣虽然是一级全盲,连微弱光感都没有,但他的世界却因新技术而多姿多彩。自2016年起,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一款手机端盲人射击游戏。“当时国内还没有一款盲人能玩儿的射击游戏,我就想自己开发试试。”除了写代码,沈广荣还十分重视视障用户的反馈,他为此建立了2个QQ群,将游戏的测试链接丢进群里,让大家试玩并提意见。“群友们遇到游戏bug或者提出建议,我‘看’到后都会认真考虑,不断完善游戏。”沈广荣新开发的游戏已进入内测阶段,预计近期正式上市。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城乡持证残疾人就业人数为948.4万人,新增就业36.7万人。愈发完善的手机端无障碍功能,正在帮助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对接就业岗位,拓展就业领域,实现与同事在线交流、开远程会议、传输工作文件,甚至协同办公。

  信息鸿沟在消除

  ――叫外卖、打车、刷微博,越来越多视障人士享受新技术带来的便利

  不断开发的手机端无障碍功能,令一个个像张涛、盛海波、沈广荣一样的视障年轻人,真正融入网络世界,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与乐趣。

  除了工作、社交,视障人士能用手机做的事情越来越多。张涛的手机里就安装了不少APP,有听书、听广播的,也有打车、订外卖的,还有微博。“我挺喜欢刷微博的,平时会看一些科技类的新闻,多掌握一些信息也好提高自己。”盛海波则喜欢古诗词,下载了古诗词典APP。他还喜欢唱歌,经常在全民K歌、唱吧等APP上听别人唱歌,偶尔也会把自己唱歌的音频发上去跟大家分享。

  “目前社会上对视障群体的了解太少,其实现在各个手机品牌的读屏功能和各大APP的无障碍性能都已经做得不错了,让我们也可以像明眼人一样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例如打车、叫外卖、网购等。”沈广荣说。

  “对视障年轻人而言,体面劳动的重要前提,是拥有平等的沟通权利。如何通过推动互联网产品的无障碍,保障他们能得到与普通用户一样平等的沟通权,是创造更包容的劳动市场环境的前提。”腾讯公司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社交平台产品部总经理黄俊洪在“青年体面劳动全球倡议”年度大会上这样表示。他介绍,目前手机QQ已经实现2425个无障碍特性,不仅可以读信息、读图,还可以声纹加好友、语音安全支付、抢红包等,并在不断开发新的无障碍功能。2018年QQ和QQ空间无障碍功能的使用量高达1.6亿次,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正在享受新技术带来的便利。

  黄俊洪说,进入数字时代,沟通更多通过线上社交去实现。这对普通人群而言是提升了效率,但对视障群体而言,却会带来更大的信息鸿沟。而消除这一鸿沟,是保障平等沟通权进而创造更包容的劳动市场环境的重要方面。

  不仅是腾讯,近年来中国不少企业在开发新技术、拓展新业态时注重同步提升产品的无障碍性能。华为、小米、联想等各大手机品牌纷纷增加读屏功能,多个APP提供对读屏功能的支持,手机端各大应用也在不断完善其无障碍特性。中国已是全球领先的互联网应用大国,在此过程中关注视障人群并主动创新应用,也受到全球各界人士的点赞和借鉴。

徐佩玉

徐佩玉

庞言,翁光,于是,道“大师兄,那我们怎么办,要是他把这一件事情说出去了怎么办?”“不行!头儿和老一都说了,让你跟老三早点过去商量事,大荒寺的人晚上过来,时间紧急,不可耽误!”老四眉头一皱,急匆匆地说道。

  新京报专访《少年派》编剧,试图表达完整人生,畅谈家长与孩子关系

  六六用“小”视角记录成人挣扎

  与上一部小说出版相隔四年,六六的新作《少年派》出版上市,故事以高考生的学校与家庭生活为主题。六六曾透露,当年写作《少年派》时,朋友张嘉译问她“这部作品你想表达什么?”她回答:“一个完整的人生。”六六认为:我们这一生,在有了孩子以后,是重新与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相处。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六六表示,作为家长也应该持续学习,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进步上,而不是放在孩子进步上。

  根据该书改编成的同名电视剧《少年派》正在播出。

  家长逼着孩子进步,首先要看自己有没有进步

  《少年派》围绕四个高中生家庭展开故事,并以其中一个三口之家林大为、王胜男、林妙妙为故事主视角。故事从林妙妙考进重点高中开始,以为离开爸妈看管、住校就自由的林妙妙,没想到因为学习问题,令母女间产生不少矛盾。她入校的第一天,就被妈妈叮嘱道,“高考倒计时从现在开始……”故事也引发了众多家长的共鸣,六六称:“我好多朋友这两天微信我,说我在她家架摄像机了。”

  谈及书中的人物,六六坦言,书中的原型是很多高中的孩子,自己的儿子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儿子很活泼,懂的乐器特别多,但都不精,长号、打击乐、长笛、葫芦丝、钢琴、小提琴,都能成曲,虽然一听就知道不是专业级别的,但是他喜欢。尽管《少年派》中的孩子都因为高考而面临巨大的压力,在接受采访时六六表示,生活中她儿子并没有什么学业压力,“因为他知道无论考哪个大学,他妈都觉得挺好的。我不就是安徽大学委培生吗,我儿子只要考得比安徽大学委培生强一点儿,那就说明他比我进步了。”

  六六的儿子在学校学习属于中等,这对她而言已经是非常满意的。《少年派》中的林妙妙学习成绩也一般,六六相信成绩不好的孩子在这个社会上是大多数,成绩特别优秀、学什么都是第一名的一定是少数,这也符合社会的构成。“我也就是个普通人,至少目前为止儿子也不差,那还怎样。”

  在六六看来,家长逼着孩子进步,首先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进步,自己在这个社会上处于什么样的阶层,“你每天还在被老板训,每天工作还完成不了,每一天都觉得活得很累,然后要求你的孩子过得比你好。你还没解决自己的问题,怎么带领孩子进步?”

  有一个唠叨的妈妈,孩子会有正常的价值判断

  《少年派》中的“虎妈”王胜男虽然对女儿林妙妙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但事关学习成绩时,她开怼起女儿来也是火力十足。在六六看来,一个“唠唠叨叨”的妈妈虽然不一定所有观点都是对的,但是孩子成长中的一道“必修课”。有一个唠叨的妈妈,孩子跟人、跟社会的沟通是正常的,会有一个正常的价值判断,会知道做错事的时候有人会骂你,骂你的过程中就会害怕,就会反省,会道歉,进而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妈妈发火,孩子忍让,这就是社会环境。如果妈妈没有发火,没有骂你,你没有忍让,孩子未来走向社会的时候,就不知道忍一步。所以这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六六说,以前在儿子小的时候,她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待着,晚上也不出门,一年到头吃不到十顿应酬饭。现在孩子到青春期,她就巴不得天天晚上要出去吃饭,而且最好聊到很晚,这样回家的时候孩子熟睡了,她就会带着愧疚的心情,怜爱地看着儿子熟睡的面庞,进而觉得这几天都过得很祥和。要是今晚上没应酬,在家待着,就能从头气到尾,“你就看他吃完饭以后不做作业,在那儿看手机,玩儿,跟同学聊天,然后到晚上十点,该睡觉了,他就开始说,哎呀,妈妈,我忘了,还有作业没有写,我那个火气腾地就上头了。”

  为此六六有段时间特别焦虑。后来她的一位老师跟她说,焦虑或者担忧,是妈妈对孩子的诅咒,所有担忧的事情,最终在孩子身上都会出现,“你指望孩子自律,把他管得精确到每分每秒,有一天一旦离开了你,他要尽情享受自由,依然不会自律。”

  六六认为,只要孩子大方向不错,是个善良的孩子,是一个会自己掌控时间的孩子,就可以了。“其实孩子跟我们有区别吗?我们不也是拖延症,赶到最后一分钟交稿吗?人性是没有改变的。咱们自己的人性都不高大光辉,却指望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像圣人一样闪着光芒,天使小孩儿,这是不可能的。”

  家庭能不能过到一块要看是否有三个“一起”

  不少父母都曾经面临着给孩子找一套“学区房”的焦虑,《少年派》中也有关于找学区房的描述。六六说,在现实生活中,自己在上海也是如此,为儿子上学买了学区房,孩子毕业以后就把房子给卖了,因为那不是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特别拥挤,每天早上堵车,小区里的家长都打鸡血一样。好的学区房价也贵,还是有家长不遗余力地想把孩子送去。

  “这个社会每一天都在考验我们。”六六表面写青春期孩子的成长,实则通过孩子的视角记录下成年人的每一步挣扎和妥协。曾经有一种说法非常流行,每年高考结束之后,离婚率就会有所上升。很多婚姻已经濒临破裂的父母,为了孩子顺利高考,等到高考结束再离婚。对此,六六坦言,这个话题自己特别有发言权,因为六六的现任丈夫和他前妻就是这样,孩子高考一结束他和孩子的妈妈就离婚了。在六六看来,为了孩子而维持婚姻是没有必要的,每个人终究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孩子只是生命中责任的一部分。

  六六认为,没有任何内部矛盾的家庭几乎是不存在的,只要生活在衣食住行中,有日常的柴米油盐茶,一个家庭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关键在于矛盾的根源在哪里,是否三观一致。家庭能不能过到一块要看是否有三个‘一起’:吃到一起、睡到一起、玩到一起。如果你们志趣相投,对孩子有共同的爱好,拌两句嘴不会影响到婚姻关系。但是夫妻两个如果已经貌合神离了,仅仅为了孩子而假装幸福,其实是骗不了孩子的,孩子又不傻。”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那魔影全力出手,施展出魔道的武学,在天空中直接凝聚成一条魔龙,朝着老者狠狠斩去。他虽然在瑶池和微山与沈贤主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在此之前连对方的面貌都未见过,如果仅仅是为了组天诀而来,为了保全己身,交出去也未尝不可。这个时候,眼见得空中的丹毒,已经开始丝丝缕缕地由原来的无影无形,变得花花绿绿起来。它们犹如飞舞在空中的毒蛇,左一条赤红又有一条碧绿,有的甚至一环白一黄绿,几种颜色相互间隔着,在空中飞舞盘旋。

[责任编辑:韦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