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民房失火致孕妇被困 湖北咸宁消防营救

2019-06-19 21:02:02 久久生活网

如果夏非让和姜遇以及苏大聪结盟,姜遇的实力虽然不凡,但还入不了他的法眼,不过龙跃六境的修士而已,走到这里算得上是天大的运气了。长剑舞出一道道的剑意,没有什么剑法剑道的,完全是一种以一力破万法的法则,每一次剑意横扫都能直接扫灭一片剑海。可是他心中想夺取青木叶的念头未灭,所以这才支撑着他挺到了现在。

瞬间响起的万马奔腾之音,在苍茫夜色之中,显得空空荡荡,寂寥无比,不由得就会带给人一种肃杀萧索的苍凉之感。一片符光亮了起来,这片天地都变得璀璨起来,大夏皇女暴怒出手,刻牌过于珍贵,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就此罢手,展开了最为凌厉的反击手段。

  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86岁仍然“在状态”――
  “只要有任务,我就马上去现场”(时代先锋)

崔道植用立体显微镜进行痕迹分析。

  本报记者 方 圆摄

  退而不休,85岁时仍奔波数千公里到现场执行鉴定任务;每天熬夜把经典案例整理成图文并茂的PPT,只为将经验传授给后辈……

  他是崔道植,全国著名痕迹检验专家,被誉为黑龙江公安战线的“瑰宝”。甘肃白银杀人案、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白宝山袭军袭警案……一系列轰动全国的重大案件的侦破,都离不开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只要有任务,我就马上去现场、去工作。”如今,86岁的崔道植依然“在状态”。

  屡破大案攻难关

  从警64年,崔道植累计鉴定痕迹物证7000余件,侦破案件1200余起,无一次差错。在侦破案件过程中,他也在不断攻克难题。1981年以来,崔道植先后撰写了《枪弹底座痕迹拍照规范》《侦破涉枪案件最有效的方法――建立枪弹痕展档案》等论文。他还开创了指甲同一认定、牙痕同一认定并侦破疑难案件先河。1996年,他完成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实现从痕迹整体形象至微小特征的计算机检验。

  1997年,已经退休的崔道植在公安部举办的一次国际刑侦器材展会上,看到了国外的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干了一辈子枪弹痕迹检验工作,却拿不出我们国家自己的‘系统’,当时我心里那个着急啊!”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经过一遍遍实验测试,崔道植终于发明了一种用特制铝箔胶片提取弹头膛线痕迹的技术。

  同时,他还设计制造了一种弹痕展平装置,用它复制出来的膛线痕迹,既清晰又稳定。他和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专家王志强以这两项专利技术为基础研究出来的弹头膛线痕迹自动识别系统,于2001年10月16日通过部级专家鉴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这套系统实现了一分钟内比对几百万份枪弹痕迹。在此之前需人工比对,一天也只能比对不到20份。”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曹华介绍。该系统中的“制模片”及“弹痕展平装置”得到13个省区市的39个单位采用。

  一颗红心感党恩

  “我1953年12月6日入党,介绍人是闫明信、刘永祥。”崔道植对入党日期记忆犹新,“是党培养了我,这一生所有的机会都是党和国家给予的,咋能不感恩?”

  崔道植的童年在日本侵华战乱中度过,颠沛流离,后来辗转到部队参军。“刚参军时我穿得破烂不堪,当时的排长是名老党员,他看我很瘦弱,便将唯一一条棉布床单给我铺上,自己在硬板上将就。那时起,我便特别向往加入党组织。”谈起入党经历,崔老说得很细、很慢。

  1955年,崔道植从部队转业分配到黑龙江省公安厅。进入公安机关后,他先后在中央民警干校(现中国刑警学院)、哈尔滨市工人业余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深造,学习钻研刑事科学技术相关知识。“是党组织给我这些学习深造的机会,我才有了一点成就。”崔老认为,他只是做了一名共产党员该做的事。

  谈到如何做好痕检工作,崔老十分认真:“专业水平是一方面,还得有高度的责任心。从被害人及其家人的角度考虑,肯定着急找出真凶,你就不能耽误,不吃不睡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

  从全国各地送到崔道植面前的鉴定样本和检材,往往是让众多专家挠头的疑难鉴定任务。“物证送到我这里时,基本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了。如果我不能攻破难题,就要有人含泪蒙冤、有人逍遥法外,为了真相,我熬几个通宵又算什么呢?”谈到工作中的苦,崔老这样一带而过。

  “到了这个岁数,更要提着一口气,信念不动摇,干劲儿就能始终如一。”崔老说,“党员要时刻不忘根本。”

  退休之后闲不住

  乘公交,是崔道植出行的常态。深入现场时,他对住宿又有自己的要求:离现场越近越好,把节省出来的时间全部投入到工作中。

  退休后,崔老的工作地点依然在黑龙江省公安厅,那里为他准备了专用办公室。就在一年前,崔老的老伴儿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为了陪伴照顾老伴儿,同时不耽误工作,他将全部痕迹鉴定设备一并搬至老伴儿所在的养老院。崔老白天陪伴老伴儿,晚上将老伴儿哄睡,再继续工作。他接收公安部传来的痕迹鉴定样本和检材,鉴定完毕后再通过网络传至公安部,还要抽出时间整理PPT教材。

  崔老的三个儿子全部从警。“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只有一个字:‘忙’!”三儿子崔英滨在哈尔滨市公安局从事痕迹检验工作,是父亲工作最直接的“继承者”。“父亲有太多令人敬佩的故事。2015年冬天,父亲接到公安部指派的一个鉴定任务,就在当天,他笔记本电脑上的背包带断裂,一个扣子弹射伤了左眼。他却瞒着单位和我们,带着眼伤工作了三天三夜。我知道后又生气又心疼,赶紧带着父亲到医院,缝了三针,医生直接告诉我们,再不休息的话你父亲就要永久失明。他休息了几天,刚好点,又立刻拿起了显微镜……”

  崔道植至今清晰地记得,入党时指导员送了他两本书,一本是《可爱的中国》,另一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是崔道植最喜欢的一句话,他也用了一辈子来践行。

方 圆 刘梦丹

方 圆 刘梦丹

魔虎王,立马上前恭喜,道“恭喜,魔尊!”不过,也请家主放心。

  如何讲好藏民族的故事?
  导演万玛才旦:国内观众在不断成熟

导演万玛才旦的讲座,探讨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制作与实践。

万玛才旦。

  6月11日晚7点,一场名为《影视人类学视域下藏族电影的制作与实践》的讲座,在西南民族大学展开。中国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万玛才旦的到来,让这场讲座变得意义非凡。
  导演、编剧、制作人,万玛才旦身上存在多变的标签与身份,但其最重要的特点,还是他专注于以藏族题材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和影视创作。1969年12月,万玛才旦出生于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所以他的作品中,总是带着鲜明的藏地痕迹。譬如电影作品《静静的嘛呢石》《五彩神箭》《塔洛》《撞死了一只羊》等,因对故乡深入而细致的描述,使人们对藏族文化及其生存状况有了新的体认。万玛才旦先后获得了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美国布鲁克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中国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几十项国内外大奖。
  今年4月26日,万玛才旦编剧兼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在国内上映,是继他的“藏地三部曲”后,又一部“进阶”之作。该电影由王家卫监制,与其同期上映的,还有《复仇者联盟4》。面对如此强大的全球性“爆款IP”,《撞死了一只羊》仍凭借自身故事的独特性,获得了不少观众的认可。
  “电影创作和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区别,它们在一些意象呈现方式上、叙事的层面方法上还是有非常大的不同。”在讲座开始前,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万玛才旦,他谈到,“以前因为写小说,加上电影也是叙事的艺术,就觉得两者很接近。当然,两者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有很大的区别。从文学的作品的文本中转到电影画面的呈现,还是需要经过很多的影像化的处理。”
  在当下的影视市场中,尤其是在电影行业中,一股“藏地电影新浪潮”正在聚集。万玛才旦说:“目前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正在进入影视创作的行业,也陆续有作品出现。而最近几年在电影行业中出现的‘藏地新浪潮’,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作品反映的是纯粹的藏人文化,或者说里面的对白完全采用藏语。”
  在讲座现场,来了不少万玛才旦的粉丝。一位名叫华安格慕的彝族青年,就手中捧满了万玛才旦的小说集来“求签名”。华安格慕告诉记者,自己的创作生涯就深受万玛才旦的影响,甚至以他为榜样拍摄了短片。“近年来,随着国内艺术电影的观众不断成熟,以少数民族故事为题材的电影,关注度也在不断增高,它的受众面越来越广。”万玛才旦说道。

黑衣大汉哆哆嗦嗦地回答道。“子....师尊...尊者,给我....拿下此人!”杨广话语一落,已经是慌不择路,往后殿方向逃去。石暴听完阿诚所说话语之后,当先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又冲着阿诚摆了摆手,示意其也坐下之后,这才沉声叙说了起来。

[责任编辑:田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