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北京冬奥会急需具备熟练滑雪技能医护人员

2019-03-26 02:02:21 久久生活网

“噗!”那人话音未落,那被无名抓在手里的高手瞬间被无名捏爆,一阵血光飞溅。周围无数弟子都在议论这个事情,一个来自东海,杀的无人敢在他面前称尊,一个来自南域,开疆扩土,曾经灭过一个小国。像水烟箩和黄落尘这样的半圣初期都已经很少见了,绝大多数已经都是半圣中期了,而还能比较轻松的,也就只有那些半圣后期的高手了。

只一招,无名就获胜。但是无名并没有感觉到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的状态,因此天莫才建议无名尝试着突破一千道法则,如果真能突破,那么对于无名将来的修炼肯定有极大的好处,对于未来漫长的修炼,无名现在才不过是刚刚踏上门槛罢了,现在的基础越牢固,将来行进就越顺利。

  一线声音
  设立副学士学位不仅是身份认同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健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表示,目前我国三级学位体系已不能适应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需要,建议国家参照国际通行做法,面向专科层次的高职院校增设副学士学位,由三级学位体系完善成四级学位体系。

  高职院校目前颁发的主体证书只有毕业证书,它主要代表学生学习的经历,缺少代表学习能力的凭证。而“三好学生”只能反映学生一个学期或一个学年的学习状况,“优秀毕业生”虽能全面反映学生在校3年的学习情况,但获取的比例较低。如何将基础理论扎实、技术应用能力强、专业素质高的优秀学生甄别出来,这就需要一份与高职院校相匹配的证书。

  因此,笔者建议在高职院校设立副学士学位,且有相应的学位证书。设立副学士学位的初衷不仅是为了使学生多一个本子,而是让学生们不再满足于“60分万岁”,不仅学业上要追求优良,素养上还要全面发展。笔者建议,高职设立副学士学位可以先安排部分学校进行试点,或学校在部分专业进行试点,待取得初步经验后再全面放开。

  在笔者现在所任职的无锡科技职业学院和之前任职过的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都在实行给优秀的高职毕业生授予副学士证书。当然,要严格标准,在符合毕业的条件基础上,还要重点考量学生在校期间未受过处分,全部课程一次性通过且平均学分绩点(GPA)达到2.50或平均成绩在75分及以上,其中专业核心课程以及实践性教学环节的平均学分绩点(GPA)达到2.80或平均成绩在78分以上、顶岗实习和毕业设计(毕业论文)成绩达良好及以上等几个指标,设立比例一般在30%左右。同时,通过毕业典礼,强化仪式教育,让广大优秀毕业生穿上与副学士匹配的学位袍在校园里留下最美好的记忆,带着自信心和自豪感有尊严地进入社会,积极投入国家建设中去。

  设立副学士学位不仅是解决高职院校和高职学生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而是进一步弘扬“崇尚技能”“劳动光荣”“有付出就会有回报”的正确价值观。

  当然,国家设立副学士学位后,高职院校一定不能变相给毕业生多发一张证书,学校之间也不要按副学士学位获取比例进行排名,而要不断追求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和特色发展,更加关注学生的成长成人,更加关注学生的快乐幸福,培养更多区域经济社会急需,岗位职业特质明显的“心中有爱,眼中有人,肚中有货,手中有艺”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这才是设立“副学士学位”的价值所在。

  (作者系无锡科技职业学院院长)

  孙兴洋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不过要培植修罗血稻少不了大量的灵气,这地方居然能长修罗血稻,肯定少不了灵脉经过,我们干脆点把灵脉给掘了,一起放到天辰镜之中!”天莫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嘿嘿笑道,“不过你要想以后能够无限量供应修罗血稻,你最好多弄几条灵脉来,最好是龙脉那样最好不过了!”他一拳朝着金龙砸了下去,要来一个赤手擒龙的戏码。

  导演起用新人+胶片拍摄,周冬雨第一次做出品人并出演“低智少女”,目前票房不到400万

  《阳台上》 投资不到千万,张猛没期待票房

  由张猛执导,周冬雨特别出演、王锵、曹瑞等主演的电影《阳台上》已于3月15日全国公映。影片改编自任晓雯的同名中篇小说,讲述男主角张英雄因为父亲在拆迁中被逼死,决定向仇人复仇,结果却喜欢上了仇人的女儿。年轻人在复仇过程中,背离了初衷,一点点被所谓时代的茫然淡化掉,用导演的话来说,“弱者报复弱者”的点最终打动了他。

  不过,该片在上映之前的首映发布会上,曾被观众质疑为“烂片”,“不知道导演到底想表达什么”,目前影片豆瓣评分6.1分。伴随着口碑质疑的,还有该片在市场上遭遇的尴尬,影片上映4天票房不足400万。在此之前,张猛导演独立执导的电影,票房最高的是2016年上映的《一切都好》,票房2620万。目前看来,《阳台上》的票房不会超过前者。对于电影票房,张猛导演回应道:“《阳台上》是一部比较小众的电影,我一直对票房没有太大的期待。反正就希望这部电影能好,希望真正想看这部电影的人能去影院看,这是比较重要的。至于票房,我们在开始写(剧本)的时候没考虑这么多。”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导演张猛,聊了下该片的票房、口碑、选角以及幕后创作的故事。

  拍摄 胶片有仪式感

  《阳台上》是张猛继《钢的琴》之后第二次采用全胶片拍摄的电影。很早之前,张猛就和一个朋友约定,要再拍一部胶片电影,2017年年初,正好赶上柯达公司宣布重新生产一批胶片,张猛就联系了美国柯达公司,订购了一批。当时《阳台上》还在筹划阶段,片中有大量跟踪、偷窥的戏,张猛觉得“用胶片拍摄质感应该不错”。

  在数字化越来越普及的当下,张猛也知道,选择胶片其实是一件背道而驰的事,但对张猛来说,胶片拍摄会更从容一些。因为胶片是一个物理的东西,对光有很高的要求,在现场有时候会等光,而这个等待的过程会给导演留出一个思考的时间,更能带来一种电影独有的“仪式感”。并且,胶片拍摄不是实时的,还要通过后期到洗印厂洗印出来,整个过程让张猛很着迷。胶片拍摄十分耗材,在拍摄前演员都要先排练几遍,这也让演员对表演更重视。有一次摄影师不小心碰到机器,主演王锵开玩笑说:“几秒钟几杯星巴克的钱就没有了。”

  据导演张猛透露,《阳台上》最后的成片比大概是1:5,还算挺省的。而他的第一部胶片电影《钢的琴》更省,成片比仅为1:1.25。

  主演 周冬雨主动要帮忙

  张猛与周冬雨之前有过一次合作,那是2015年张猛在杭州拍摄《一切都好》,周冬雨在片中友情客串了一个角色,当时两人就商量着有机会再合作一部戏。之后,在上海电影节两人又见面了,张猛当时正在筹备《阳台上》,就大致说了下角色,女主角没有什么台词,周冬雨正好也有20多天的空余时间,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周冬雨在片中饰演一位年龄大概20多岁,但心理年龄却只有10岁的“低智少女”。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周冬雨看了大量类似角色的纪录片找感觉,“就跟洗澡似的,早晚各看一次,每条之前也看”。在表演上,张猛并没有要求周冬雨做一些低智力的行为,“因为全片的陆珊珊完全是通过张英雄的视角过滤出来的,所以尽可能没有让她去演那些低幼一点的状态,甚至我希望观众在看的时候不知道周冬雨是低智的。”片中只有沈重(曹瑞 饰)透过望远镜看到她吃蛋糕时,陆珊珊才表现出傻傻的样子,张英雄为此还和沈重打了一架。

  该片是周冬雨首次转型做出品人,但最初她还是以演员的身份进入到这部电影中来的。在电影拍摄了一半的时候,周冬雨觉得拍一部胶片电影挺不容易的,也想支持一点,最后由演员晋升为出品人,自掏腰包参与投资了这部电影。据张猛导演透露,周冬雨除了投资和出演角色之外,对于前期剧本和后期都没有参与。对于电影的投资体量,张猛导演回答:“文艺片嘛,没多少钱”,问及投资有没有过千万,张猛摇摇头,“肯定没有的”。

  男主角选择新人,没考虑太多市场因素

  男主角王锵是一位新人,《阳台上》是他的处女作。电影的原著小说还是王锵的经纪人推荐给导演张猛的,只不过当时经纪人还不认识王锵,没有签约。三四年后,张猛想拍这部电影,又回头找那位经纪人朋友,对方才推荐了马上要签约的演员王锵来演片中的男一号张英雄。当时张猛觉得找一个没有表演经验的新人会好一点,“也没考虑太多的市场因素”。

  导演回应“烂片”质疑

  《阳台上》上映之后,引发了一场有关“文艺片之争”的讨论,甚至在一次电影发布会上,有观众当场批评该片为“烂片”,“导演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完整的叙事逻辑”,用“失望”、“圈钱”等字眼直面问责导演。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也问到导演这个问题,导演回应,这本来就是一部很小众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不能够用商业电影的叙事逻辑去要求它,“我没想过拍得更商业,这首先得符合剧本提供出来的那种情绪,不是要把跟踪细化到一定程度,或者剪得更碎,节奏感更强,叙事更激烈。我觉得那样就不是这个电影的气质,所以没选择那样的拍摄方式。”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一刀斩落,石破天惊,无数的邪气凝聚而起,朝着无名铺天盖地席卷而去。“是啊,无名可以一直保持旺盛的状态,他的疗伤秘术也很了得,不,他甚至都不需要保持很久,只需要比帝辰坚持的久就可以了,帝辰快要支持不住了,应该要全力出手了,不然到时候不用无名出手他就会死在空间乱流之中!”有人看的清楚这一幕代表着什么。许多传闻传了出来,二十三皇子得到了某个势力的支持,直接派出了高手前来为他撑腰,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责任编辑:李延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