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菏泽迎降雨打破连续高温 已发布暴雨橙色预警

2019-05-22 07:01:10 久久生活网

此时此刻,饶有意味的看着江华和场中的无名,敢当面向万真盟叫板,这个人确实够胆魄。粗壮汉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瞥了八仙桌一眼,像是不知道发现了什么让其不屑一顾的事情似的,冲着八仙桌的方向“呸”地吐掉了稻草杆儿。也就在这个时候,南桥附近的一处水面上,一道穿着雪白色长衫的人影赫然无声无息地浮出了水面。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难道坐化了,那是只有功参造化的人才有可能达到的事情。那高级魔听此,潜意识地更加感觉害怕,哆哆嗦嗦道“哎呀呀,我真是好害怕啊,你们知道们,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真的是好害怕啊!”

  【时政新闻眼】习近平到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看了什么?

  5月20日,习近平赴江西考察调研。上午,他到了位于赣州市区的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午的行程则集中在了赣州于都县。一周之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从今年6月开始,在全党自上而下分两批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主题教育即将开展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此次到访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引人关注。

  习近平来到万里长征集结出发地

  从赣州市往东约一小时车程,就到达了于都县。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是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集结出发地,也是赣南第一块红色根据地、第一个红色政权诞生地。

  在于都,习近平踏访的第一站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园。

  △碑座上的三幅巨型浮雕,分别以“集结于都”、“渡河出发”、“倾情奉献”为主题。(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当天,习近平向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敬献了花篮。

  △这是习近平敬献的花篮。(央视记者荆伟拍摄)

  △这是习近平眺望过的于都县城东门渡口。当年,毛泽东、周恩来等和中央直属机关就是从这个渡口渡过于都河开始长征的,此地也被称为“长征第一渡口”。(央视记者张晓鹏拍摄)

  随后,习近平参观了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央视记者段德文拍摄)

  △红军在于都期间所用的行军锅,被鉴定为二级文物。锅底有一个弹眼。据说国民党军到村里收缴红军物品,老乡背着这口锅逃离,敌兵追来,开枪正中锅底,而老乡却安然无事,成功逃脱。(央视记者郭晗光拍摄)

  △红军战士谢志坚的一双草鞋。当年,他的心上人春秀姑娘得知谢志坚要随红军部队战斗转移远征,连夜用黄麻编织了这双草鞋。解放后,谢志坚从甘肃回到于都工作,而春秀姑娘已被国民党杀害。他将草鞋捐赠给了纪念馆。草鞋上的红心绣球,是谢志坚为纪念春秀姑娘特意绑上去的。(央视记者郭晗光拍摄)

  △纪念馆展出的“草鞋地图”。这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时,用红五星和80双草鞋绘出的中国地图。(央视记者邢彬拍摄)

  追溯85年前的那一场夜渡

  时光倒流85年,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8.6万人集结于都。中央红军为了隐蔽战略意图,避免飞机轰炸,连续多天架设临时浮桥,晚上渡河,早上拆桥,不留痕迹,安全顺利地跨过长征第一渡。30万于都人民共同保守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被一些研究者称赞为奇迹。在于都,《时政新闻眼》采撷到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于都县的这座客家民居――刘次垣民居建于清代,约有两百年历史。它曾经是红军部队集结出发时的临时居所中的一座。墙壁上的许多红军标语保存至今。(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刘次垣民居中的一扇门,只剩了半块门板。《时政新闻眼》发现,这座民居中的许多门都缺失了门板。(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阁楼上的一些房梁已被锯走。住户将它们送给红军搭建渡河的浮桥。(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这座民居没有门板,夜不闭户,就这样过去了85年。(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居住在这里的李美珍老人,今年已经92岁了。她嫁到这里以后,才知道家里缺门少梁的缘故。(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当年,为支持红军渡河,于都河沿岸群众倾尽家中木材,捐出门板、床板甚至棺木的不在少数,最终在约30公里的河段架起了5座横跨600多米宽水面的浮桥。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中再现了军民为避免敌机侦察被发现,在夜间搭建浮桥的场景。(央视记者郭晗光拍摄)

  △中央红军出发纪念馆再现于都老人将自己的棺木捐给红军搭浮桥的场景。(央视记者郭晗光拍摄)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门前,竖立着一块石碑,石碑上写着周恩来的感言:“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这是周恩来当年在得知于都老人将棺木捐给红军搭浮桥后发出的感慨。(央视记者段德文拍摄)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历时9天,分别从于都县城东门等8个渡口过河,踏上战略转移的征途。(央视记者拍摄)

  △这是位于于都县城的毛泽东旧居――何屋,也是赣南省苏维埃政府旧址。1934年9月中旬,毛泽东从瑞金来到于都,就住在这里的东厢房。10月18日,毛泽东离开何屋,从于都县城东门渡口开始了长征。(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习近平见了这9位代表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习近平和9位红军后代及革命烈士家属代表亲切见面。

  总书记动情地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无数革命先烈们用鲜血换来的。当年党和红军在长征途中一次次绝境重生,凭的是革命理想高于天,最后创造了难以置信的奇迹。现在国家发展了,人民生活变好了,我们要饮水思源,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这是其中五位代表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前留影。(央视记者荆伟拍摄)

  今年99岁的段桂秀老人是目前赣州地区唯一健在的红军烈士遗孀。她的丈夫王金长1932年参加红军,1934年在福建作战时牺牲。1953年,苦等多年的段桂秀老人等来了丈夫的烈士证。为了临别时丈夫“等我回来”的一句承诺,老人始终没有改嫁。

  △今年99岁的红军遗孀段桂秀老人。(央视记者拍摄)

  今年56岁的袁尚贵是红军后代。他的外公高良铎是少共国际师战士,1933年在第五次反“围剿”时牺牲。袁尚贵是长征源合唱团的首任团长。合唱团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职工业余合唱团,成员全都是红军后代。袁尚贵向总书记报告,他们定下了一个目标,到建党100周年时在全国巡演《长征组歌》500场,目前已经巡演了325场。

  △袁尚贵(左二)和合唱团部分团员参加重走长征路活动。

  其他几位红军后代及革命烈士家属,每一位也都有着难忘的故事。

  △张复信,74岁,全家有8位烈士。其母亲钟桂英曾任苏区胜利县妇女部长,其父原为地下交通员。中央红军长征后,其家被国民党烧光,钟桂英被严重烧伤,1994年逝世。

  △李灿美,85岁,红军烈士遗腹子。其父李晋录,1933年参加红军,1934年在福建作战牺牲。

  △这是红军后代及革命烈士家属代表当天在纪念馆门口挥手告别。(央视记者拍摄)

  到访潭头村:最牵挂乡亲过得好不好

  今年3月10日,在参加福建代表团审议时,习近平总书记动情地说,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要饮水思源,决不能忘了老区苏区人民。

  5月20日下午,习近平来到于都县城往东10余公里的梓山镇潭头村。潭头村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村,至今已有700余年历史。全村109户贫困户参与蔬菜产业发展,2017年实现整村脱贫。

  △潭头村村貌。(央视记者张宇拍摄)

  △潭头村一户菜农家门前的对联。(央视记者魏建拍摄)

  总书记走进71岁的红军烈士后代、退伍军人孙观发家。

  △一进堂屋,就看见墙上贴满孙子孙女的奖状,这让孙观发特别骄傲。(央视记者张宇拍摄)

  △孙观发一家。(央视记者张宇拍摄)

  在孙观发家,习近平总书记同一家人和镇、村干部围坐一起话家常。听说孙观发一家去年收入7万多元,家人既有在外打工的,也有在家门口就业的,孩子们照看和上学都有保障,他十分高兴,说只要跟着共产党走,伟大复兴就一定能实现,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老孙家的贫困户收入及政策享受明白卡。其中一项收入是光伏发电收益。在老孙的房顶露台上,有两块巨大的光伏发电板。太阳能在这里转化成的电能被光伏电站回收,每年能为老孙家增收近五千元。(央视记者沈忱拍摄)

  潭头村的另一件新鲜事,是村里和附近五个村发展起了富硒蔬菜产业园,每年可提供时鲜蔬菜6万吨,产值达3.6亿元。

 

  △白玉霜丝瓜。之所以叫富硒蔬菜,是因为当地土壤每千克硒元素含量达到0.4毫克以上。硒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央视记者王哈男拍摄)

  在这个蔬菜产业园,习近平总书记对乡亲们说:“共产党就是为人民群众谋幸福的,党中央想的就是千方百计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今后日子会更好!”

  习近平总书记江西之行仍在继续。《时政新闻眼》将为您带来最新的观察和解读。

  监制:申勇 杨继红

  记者:沈忱 龚雪辉 王卉 郭一淳

玄清和尚如同拈花而笑的真佛,圣洁无垢,满脸的慈悲之态,人们知道,佛家虽然极少履足于尘世,然而修炼有玄奥的佛家秘术,强大不凡,若非是该圣地不喜争名夺利,世间的同境王者必有其一席之地。剑气,劈斩的火光,冰玉旁边的沈月柔出手了,一路之上与冰玉一起沿路击杀石傀儡,两人实战战场经验越发丰富,“嗖!”这一斩使得是蜀山仙剑派的赤火斩,用真气劈斩出剑气烈焰,沈月柔在原地,真气一驰,宝剑一震,一道剑气烈焰飞出,轰的一声巨响,那一位五十级的金灵怪瞬间是被剑气当场穿越而过,爆裂身死归为了五灵之中金元素。

  《音乐家》今日上映,讲述冼星海在哈萨克斯坦创作《黄河大合唱》传奇经历,新京报专访主演

  胡军 拉小提琴不用替身全靠“家底”

  音乐家冼星海作曲创作的《黄河大合唱》被称为“中华民族的史诗”,但他在生命中最后几年孤身一人滞留国外哈萨克斯坦的传奇经历却很少有人提起。今年恰逢《黄河大合唱》延安首演80周年,电影《音乐家》获得冼星海女儿冼妮娜授权,特别选取了冼星海这段传奇历史,由胡军演绎冼星海,重现《黄河大合唱》的完整作曲修改过程。影片《音乐家》于今日上映,新京报专访主演胡军和片中饰演冼星海妻子钱韵玲的袁泉,还原音乐家冼星海旅居哈萨克斯坦鲜为人知的经历。

  找胡军看中他出身音乐世家

  影片《音乐家》讲述了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冼星海在莫斯科参加后期制作工作,突然爆发的战争使得他流离失所,几经辗转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在极端寒冷和饥饿的残酷环境下,冼星海幸得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救助,在此期间他创作了《神圣之战》、《阿曼盖尔达》等经典作品并修改完成了《黄河大合唱》,用音乐治愈了战争中百姓苦难的心灵。

  多以硬汉形象出镜的胡军坦言,接到剧本时很感动也很惊讶,“导演和制片人沈健找到我,告诉我冼星海其实是个很有力量的人。当然他的力量不是表现在外面,不是表现他怎么勇猛,他毕竟还是个音乐家,而且他们也查到了我的家史,我也是出身音乐世家,所以在音乐方面我也很能代入。”胡军的父亲胡宝善和伯父胡松华分别是著名男中音、男高音歌唱家,他们更是冼星海的崇拜者。

  为了饰演出冼星海的神韵,胡军在片中亲自上阵、零替身完成了所有关于音乐的镜头。对此,胡军自嘲道:“我小时候被逼着学小提琴,这么多年虽然半途而废,没坚持学下去,但姿势没忘,所以捡起来一招一式还是挺像样的,拍摄时他们给我找来一个小提琴演奏家,让我拉些片段还行,如果整个曲子就困难。”

  ■ 对话胡军、袁泉

  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新京报:你认为电影中对历史的还原度怎么样?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要改编他创作生涯的那五年?

  胡军:大家都对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耳熟能详,但后来导演处理的时候采用了一个小礼堂镜头来动情展现,长头发、骨瘦嶙柴的冼星海说“现在要为我的祖国演奏一场乐曲,虽然她在遥远的地方,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听到。”之后用各种民族乐器奏起了《黄河大合唱》,“啪”的一下,镜头又转向了延安,所有人连袁泉都穿着中山装在交响乐曲大合唱中。来回情景的这种切换,体现的就是冼星海当时脑中的画面。虽然没有大合唱,只是指挥这个乐曲,但他闭眼睛的时候,一切过去和《黄河大合唱》就在他眼前,像这场最后的戏,大概就是电影的美妙之处。

  新京报:国产人物传记类型片并不多,常被贴上主旋律的标签,如何让对它有疏远感的年轻观众更感兴趣?

  胡军:讲音乐家的片更是凤毛麟角,我并不期盼他们(年轻观众)都能真正走进电影院去了解,我觉得看一部电影、看一场话剧都是缘分。你再怎么宣传人家对你的题材不感兴趣不来,这是没法苛求的。但作为演员的基本心理,不管考不考虑市场,都愿意演一部戏让更多的人去看,都希望大家评价,如果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起码你还去看,你还讨论它了。

  新京报:你和胡军之前好像没合作过?如何在对手戏不多的情况下建立默契?拍摄的时候比较多的是靠想象?

  袁泉:就是隔空相望的体验,但是因为拍的时候非常短,因为我的戏量就那么几场戏,当时两个国家的人们面临着非常残酷的战争现状,不管在哈国还是中国,对胜利的希望和对见不到的对方的思念其实是一样的。其实每个人对这种思念之情和生离死别都会有很深的感悟。

  新京报:你会回看自己的作品吗?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是什么感受?

  袁泉:每次基本都在首映礼上看吧,有时间就去看,如果没有时间去看可能比观众看得还晚(笑),看的时候在可能猜到自己快要出来的瞬间就会有点紧张,但看别人的戏时就特别坦然,像在《音乐家》里我就不是看自己,觉得胡军老师、哈国演员们演得真好,可以完全把你带到这个戏里。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录音整理/实习生 赵姗姗

家主神功盖世,举世震惊,我等众人无一不服,但是家主说话不算数,就实在是让属下等人太过寒心了,并且与家主光辉形象大不相符!”幸运的是,杨立的躯体完好无损地还存在着,他身体中原先镶嵌在其中的前36豆,不仅帮杨立抵挡住了灵气最后强而有力的冲击,而且它还在缓缓运转,用它们之间的联系制造出丹气场,意图帮助它们的主人吸收外界的灵气。水流涛涛,一条巨大的黄河自虚空中奔腾而至,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气息,有一股噬人心魄的秘力在其中流转。

[责任编辑:张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