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美国罗德岛州长华裔候选人冯伟杰走访纽约侨社

2019-03-26 02:02:57 久久生活网

那老者步履蹒跚,浑身枯瘦的老者看了看无名,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说道:“你就是无名?不错不错!”他本来就要斩杀帝辰,现在玉阳峰又送上一千万灵元丹,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压制的帝辰毫无还手之力?开什么玩笑,帝辰真正的反击才要开始呢!

“轰!”帝辰长枪瞬间出手,划出一道恐怖的光芒横斩了下去,顿时击破了数十支长箭,法器做的长箭在帝辰的长枪面前,却与那纸糊的也没什么区别。而进入了半圣之后,无名也触摸到了法则,对于法则的理解又上了一个层次这才明白恶魔之翼这一门神通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图为1973年蓬皮杜总统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参观云冈石窟DD武俊杰翻拍。 武俊杰 摄
图为1973年蓬皮杜总统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参观云冈石窟DD武俊杰翻拍。 武俊杰 摄

  中新网大同3月25日电 题:重访蓬皮杜父子山西大同足迹

  中新网记者 胡健

  46年前,法国前总统乔治?让?蓬皮杜的中国之行,拉开了西欧国家元首访华的序幕。在他密集的访华行程中,位于中国北方边塞城市的石窟造像艺术,成为蓬皮杜离京后访问的首站。就这样,一场延续近半个世纪的中法情缘,在大同这座千年古都不断上演。

  中法建交55周年之际,光影流年DD中法友好故事会于法国当地时间3月24日在巴黎举行,其中“戴高乐与蓬皮杜家族的中国情缘”大型文化活动以影像和非遗展演的形式,呈现着一段段被岁月尘封的中国往事。

上图为1973年的大同火车站。(图片来自《周总理陪同蓬皮杜访问大同》的纪录片)下图为如今的大同火车站。 武俊杰 摄
上图为1973年的大同火车站。(图片来自《周总理陪同蓬皮杜访问大同》的纪录片)下图为如今的大同火车站。 武俊杰 摄

  蓬皮杜总统的大同往事

  说起蓬皮杜,大同民众可谓妇孺皆知。那时,在街道两旁举着鲜花列队欢迎的小学生,如今都已年过半百。记者试图采访当年蓬皮杜访问大同时的亲历者,当事人均因年事已高、重病缠身无法接受采访。

  62岁的朱孟麟是国家金牌导游员,关于蓬皮杜的故事,朱孟麟时常听长辈们提起,至今家中还收藏着当年的报纸。在文字影像和朱孟麟的记忆里,一段往事再次浮现。

  那是1973年9月14日夜,蓬皮杜总统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坐上北京开往大同的专列火车。9月15日早晨,在火车上经历了十几个小时后,蓬皮杜一行在民众的欢呼声中走出大同火车站,穿过109国道径直开往云冈石窟。

图为云冈石窟第20窟,当年蓬皮杜总统就是从第20窟开始参观,和如今的参观顺序相反。 武俊杰 摄
图为云冈石窟第20窟,当年蓬皮杜总统就是从第20窟开始参观,和如今的参观顺序相反。 武俊杰 摄

  “蓬皮杜总统和周恩来总理被上百名中外记者夹在人群里,从云冈第20窟(标志性大佛)一路向东走去,大概参观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起身回到大同宾馆休息了。”朱孟麟说。

  在大同宾馆举行的午宴中,蓬皮杜对云冈石窟赞不绝口。新华社在当日刊发的新闻中这样表述,“云冈石窟毫无疑问是世界艺术的高峰之一,它表明你们的创造精神,是贵国文化遗产对世界最优良的贡献之一。”

图为蓬皮杜曾入住的大同宾馆。 武俊杰 摄
图为蓬皮杜曾入住的大同宾馆。 武俊杰 摄

  时隔44年蓬皮杜之子再续大同情缘

  “当时阿兰?蓬皮杜在云冈石窟的一幅油画前,还指着他父亲的肚子打趣道,‘当时他的肚子还挺大的。’”大同市文化和旅游局宣传科科长季玉斌回忆到。

  2017年10月20日至23日,法国前总统乔治?让?蓬皮杜之子阿兰?蓬皮杜携夫人在大同参观考察,这一行阿兰?蓬皮杜不仅重走了44年前父亲的足迹,更促进了中法两国的文化交流。

  季玉斌全程参与了阿兰?蓬皮杜的大同之行,在她的印象里,蓬皮杜一走进云冈石窟,就显得很兴奋。“阿兰?蓬皮杜在馆藏油画《周总理与法国总统蓬皮杜在云冈石窟》前注视了好一阵,还指着父亲的肚子打趣。当他看到宏伟的石窟造像时,不由得连声惊叹。”

图为朱孟麟在为记者讲述油画作品《蓬皮杜参观云冈石窟》的故事。 胡健 摄
图为朱孟麟在为记者讲述油画作品《蓬皮杜参观云冈石窟》的故事。 胡健 摄

  在访问行程中,阿兰?蓬皮杜还做客当地的《平城讲坛》,与读者分享由他和埃里克?鲁塞尔编选的新书《双面蓬皮杜》。该书收录了其父亲乔治?让?蓬皮杜在1928年至1974年的书信、笔记和照片,展现了蓬皮杜作为政治家的成长经历。

  活动行将结束之际,大同市人民政府还授予阿兰?蓬皮杜大同蓬皮杜国际艺术社区“荣誉区长”称号。阿兰?蓬皮杜表示,“我已经感受到成为区长的荣耀,从现在起拥有了进入大同的钥匙,大同就是我的家,我会好好保存这把钥匙。”

图为蓬皮杜总统曾在大同宾馆入住的房间,46年过去布局仍未有变化。 武俊杰 摄
图为蓬皮杜总统曾在大同宾馆入住的房间,46年过去布局仍未有变化。 武俊杰 摄

  重走蓬皮杜父子足迹 见证古都大同变迁

  在朱孟麟的记忆里,蓬皮杜总统共在大同的三个地方落脚,分别是大同火车站、云冈石窟和大同宾馆。46年过去,昔日的场景在变与不变之间,见证着大同在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变迁。

  在一段《周总理陪同蓬皮杜访问大同》的纪录片中记者看到,当时的大同火车站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大同民众敲着锣鼓、扭着秧歌夹道欢迎。昔日土黄色的古朴车站,如今旧貌换新颜。即将于2019年底通车的大张高铁(大同到张家口),将北京到大同的时间从46年前十多个小时,缩短至100分钟。

  1973年,周恩来总理在陪同蓬皮杜访问云冈石窟时,曾对云冈石窟的十年修复规划提出要求,“十年太长了,云冈石窟的维护工程要三年搞完。”三年后,云冈石窟的保护工程如期完工。

  从“八五”维修工程,到109国道改线,再到与美国、德国等保护研究机构的合作,云冈石窟的保护一直在路上。1998年,中国投资2.6亿元人民币将109国道改至云冈后山,原先运煤车粉尘对石窟的危害不复存在,一条宽阔的云冈旅游专线连接着千年古都和北魏石窟。

云冈石窟文化馆放映室内播放着《周总理陪同蓬皮杜访问大同》的纪录片。 武俊杰 摄
云冈石窟文化馆放映室内播放着《周总理陪同蓬皮杜访问大同》的纪录片。 武俊杰 摄

  昔日蓬皮杜总统和周恩来总理下榻过的大同宾馆未有太大变化,他们住过的房间依然古朴简单。“比较深刻的一个变化就是,来大同宾馆居住的法国人越来越多了。”大同宾馆总经理李泽光介绍说。

  由阿兰?蓬皮杜推动建立的大同蓬皮杜国际艺术社区建成后,法国蓬皮杜艺术学院将会入驻,每年会有百余位欧洲艺术家在此进行创作,社区内规划设有配套的国际艺术家客厅、艺术家生活中心、国际艺术家工坊等,成为一个面向全球艺术产业群体的艺术聚集地。(完)

“这根本就是以多欺少!”有东海浑天岛的弟子不忿的喊出这个话,但是更多的人却是报以不屑的态度,只有弱者才会这么说,那些傀儡本身就是秦王实力的一部分而已,有本事你也去弄这么一支大军来啊。这段时间一来,齐国联军横扫八荒,不知道扫灭了多少势力,其中有许多都有幸存者留下来,他们都恨齐国联军入骨,只是因为摄于他们的强横的实力不敢露头罢了。

  当年因《粉红女郎》走红,却试图与“哈妹”对抗;消失两年,抛开流言蜚语更在意自我

  薛佳凝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从《粉红女郎》开始,薛佳凝接演的很多角色都是类似“哈妹”的机灵少女。(左起《粉红女郎》《我爱河东狮》《机灵小不懂》《家》)

  近些年,能感觉出薛佳凝在努力摆脱“哈妹”对她的束缚,接演的角色更符合她的年龄。(左起《大时代》《黎明绝杀》《赏金猎人》《刀尖》)

  直到近两年,薛佳凝才终于开始与“哈妹”和解。她接受“哈妹”可能会成为伴随她一生的最重要的标签,并乐于与外界谈起拍摄“哈妹”的经历。她坦言,年轻的时候把“标签”想得太窄了,“人的一生有很多经历都会被大家淡忘,但对演员来说,如果能有一部伴随一生的作品,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我现在完全不会考虑‘哈妹’会局限我,我会把它当做一段很好的经历。”

电视剧《粉红女郎》剧照。

  薛佳凝身上有一种淡然自处的平和,这种个性似乎与浮华不安的娱乐圈“格格不入”。她热爱分享,习惯在微博记录生活中的风景,并随意写下内心的感悟;但她不善于游走在舆论场,此前她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接受媒体采访。2015年,忙碌的节奏曾让她无法对生活产生愉悦和热情,她推掉大部分戏约,回归慢生活,跟着两三好友四处行走,连一条商业微博也没有发过。

  远离娱乐圈,对薛佳凝而言向来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然而,外界并未因她的低调,而减少对她个人生活的关注和针对。宁静、信仰、从容,这些在薛佳凝看来描述女人自我成长的词汇,都会莫名与其感情生活挂钩。她总是“被动”成为热搜关键词。去年,薛佳凝登上《我就是演员》舞台后,外界对其外貌变化的关注,也远超于她凭借演技重回大众视野。

  几年前,薛佳凝仍会对流言蜚语有所介怀,“我很在乎别人的评价,我希望自己完美。”但如今,相比外界的片面印象,她更关注自身成长。谁说她不好看,她只会玩笑似的在意两天,但再也谈不上生气与否。《我就是演员》结束后,在键盘侠的肆意妄言之中,她曾平静地在微博写到,“或许我们并不像观众印象中的那么年轻靓丽了,可沉淀与心智,却恰恰是最好的能讲故事的时候。”

  1 回归大众视野

  DD我喜欢和自己拧着来

  在参加《我就是演员》之前,薛佳凝已经有近三年没有上过综艺节目。

  她从不在意通过综艺提升自己的曝光度或话题,而决定登上这个舞台,将自己的表演放在舆论中央,薛佳凝更多是为了突破舒适区,希望在不安的氛围中寻找到新的能量。

  薛佳凝说,再次站在大众面前,她需要面对太多,但这也是她性格中最拧巴的地方:“一旦太顺着自己的心走,便没办法获得历练和成长;当你拧巴着自己一点的时候,可能很多事情会得到改变。这是我喜欢的。”

  节目中,薛佳凝演绎了《左右》中为救患了白血病的女儿,找到前夫做试管婴儿的女人。在最后的投票环节,导师吴秀波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那一票投给了薛佳凝,坦言自己被她安静的凝视所打动。

  虽然最终薛佳凝遗憾落败,但输赢本就不是她来到这个舞台的目的。她很满足于此次体验的过程。她说,在这个节目中,演员可以遇到很多在剧组拍戏时不会遭遇的难题,不仅需要现场即兴磨合,同时也在赛制中考验了演员对压力的承受力。“我想看我能做到什么,学到什么。比如对手的适应力,他们对一个细节的表现。你可以以此反观自己的表现,自己的适应力。”

  在薛佳凝看来,《我就是演员》虽然是一个竞技舞台,但并不是要跟对手“厮杀”,而是应该让彼此激发出更好的自己,“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跟两三年前的我相比,我成长了,这个让我挺高兴的。”

  2 为了妈妈的乡愁

  DD阴差阳错开始学表演

  薛佳凝出生于哈尔滨,但从小家里的饭桌上却总能看到南北融合的场面DD除了东北人最爱的猪肉炖粉条,时常还夹杂着南方的吃食DD蛋饺、甜酒酿。这些都是薛佳凝妈妈的拿手好菜。

  薛妈妈是上海人,17岁便只身前往东北兵团参与当地建设,并从此在这片黑土地上扎下根。但妈妈总会给薛佳凝讲起在上海家乡的故事;偶尔思乡心切,便感叹年纪大后,希望有机会可以“落叶归根”。小时候,薛佳凝并不懂妈妈心中的乡情,却将妈妈的愿望铭记在心。

  薛佳凝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广播电视主持人,从小就在地方电视台主持少儿节目的她,各类作文、演讲等文艺比赛的奖状也收获了满满一沓。在她看来,文编、广播、主持,都是充满创造魅力的工作。她希望未来考上北京广播学院,制作一档属于自己的节目。

  然而高二那年,上海戏剧学院到黑龙江招生,老师建议薛佳凝可以借此积累下经验。在此之前,薛佳凝对于表演毫无概念,甚至不知道还有专门学习表演的大学,但阴差阳错,颇具天赋的她竟拿到了上戏的录取通知书。

  在自己毫无兴趣的表演和热爱的广播事业之间犹豫再三,薛佳凝最终选择坐上哈尔滨前往上海的列车。17岁的她,经历24个小时的奔波,独自离开生活了十余年的北方,成为当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最年轻的学生。她曾说,上海总让她想到妈妈的乡情。她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在上海落脚,为妈妈实现“落叶归根”的愿望。

  3 曾试图与“哈妹”对抗

  DD总演一种角色会无趣

  1995年,大一的薛佳凝便因清秀的形象,从上百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出演了第一部电影《我也有爸爸》。毕业后两年,薛佳凝接连拍摄了多部电影和电视剧,大多都是乡村、情感题材中温柔甜美的角色。直到2001年,由朱德庸漫画改编的电视剧《粉红女郎》开始在全国征集“哈妹”一角,意在寻找清新靓丽、时尚叛逆的新面孔。快开机前,薛佳凝为剧组录了一段视频,导演伍宗德很快决定由这个年仅23岁,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一样的小姑娘出演“哈妹”。

  薛佳凝自认与“哈妹”的性格完全不同。“哈妹”跟风,总是“哈”各种潮流,是做事没有主见、盲目追求时尚的“新新人类”;而生活中的薛佳凝却从没去过网吧,也不喜欢迪厅,甚至连电脑也不太会玩。她更像拥有一个老灵魂的守旧派。她曾投入很长时间将自己融入“哈妹”,拍摄到后半程,薛佳凝彻底打开了戏路,“当时觉得自己可年轻、可新鲜了。”

  但薛佳凝从没想过自己会凭借“哈妹”红遍大江南北。《粉红女郎》杀青后,薛佳凝与陈好马不停蹄地投入到电视剧《天下无双》的拍摄中。与当时的主演张卫健、关咏荷相比,她们仍是默默无闻的内地小演员。然而拍摄过半,突然不少群演、路人纷纷跑来围观她们,边叫着“万人迷”和“哈妹”的名字边簇拥着要签名。这样的景象竟持续了好几天。回上海宣传时,剧迷更是挤满了整个购物中心;《粉红女郎》最火时,薛佳凝只要走在街上,就会有人大老远喊着“哈妹”的名字上前合影。即便她正在吃着路边摊,仍会大大咧咧把嘴一擦笑着应允。

  正是与薛佳凝完全不同的“哈妹”,成为她16年演艺生涯的标签。在观众的印象中,她似乎也始终保持着“哈妹”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直到2017年她在电视剧《择天记》中客串了一位母亲,外界才后知后觉薛佳凝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

  有一段时间,薛佳凝曾试图与“哈妹”对抗。那时,她倔强地只选择与“哈妹”截然相反的角色,即便题材特殊,或者形象坏到了骨子里。偶尔扎堆接到妙龄少女的剧本,她也要选择最难演的那个。《你一定要幸福》中心胸狭窄的叶明珠;《家》中与冯家对抗的鸣凤……“我不喜欢做自己常做的事情,尤其是演员,你常常演一种角色,是没有激情的,你会觉得无趣。如果这件事注定没有营养,我也会在里面挑一点有营养的放进去。”

  4 停滞两年去各地“行走”

  DD看清眼前事,不再抱怨

  在薛佳凝看来,“演员”身份的自己只存活于镜头,镜头外的她更喜欢独来独往。然而戏谑的是,越是想逃离众人窥视,外界对其感情生活的揣测,却一次次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甚至有网友质疑她才是操纵绑定营销的源头。“我没做过的事,谁冤枉我了,我就会很生气。”然而近年来,薛佳凝开始对这种长期的密集式防御感到疲惫,工作也陷入瓶颈期,“我开始看不清自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2009年,远离上海舒适圈的薛佳凝,因“北漂”压力一度患上失眠。她在朋友的推荐下前往西藏闭关,在远离娱乐圈的地方,寻求到久违的宁静。于是2016年,被言论迷失节奏的她,毅然推掉了所有戏约,完全消失在大众视野里。那两年,她不施脂粉,脱去娱乐圈伪装,彻底融入西藏的原生态生活。“你会发现,虽然一些地区的人生活没有那么富裕,但你在他们脸上看到的快乐是由衷的。我会想,我成了一名演员,已经是多大福气,怎么还敢抱怨?由心的,就是自由的。”

  信仰,让薛佳凝更容易看清眼前的事物。“如果别人赞许了你,那很好;如果他诋毁了你,也没关系,因为你并不会因为他的诋毁,就成为一个坏人。即便我是坏人,也不是别人的嘴决定的。”因此当感情问题意料之中地抛来,薛佳凝在直言“我没法回答你”之后,思索了几分钟,还是决定给外界一个更舒适的表达。“相由心生,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无论是从演戏上、解读力上,还是从阅历上来讲。(我的生活)跟别人没有关系。如果这件事情能让你成长,能让你得到力量,我更愿意去分享这些。”

  新鲜问答

  新京报:之前决定上《我就是演员》会担心大众对你的评价吗?

  薛佳凝:不会,虽然是一个大家很关注的节目,但它只是你人生的一个点。人生是很多点组成的,我不会担心某一个片面的东西,它不代表什么。我在舞台上也说过一句话,很多人会关注成功,我会关注成长,成长才是一个持续的、缓慢的、愉悦的过程,成功只是一个点。事实会证明一切,时间会证明一切。

  新京报:参加节目后,你发现自己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薛佳凝:遇到很多事情,我开始更稳定、更从容。以前我碰到问题,会觉得自己不行。但现在我会先去适应所有的事情,会觉得任何困难都没有关系,(只需要)一点点去解决它。

  新京报:在你的人生里,你会认为体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

  薛佳凝:我觉得理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与人之间,人与事之间,都需要理解。

  新京报:前两年你饰演了很多妈妈,很多人会说市场对三四十岁的女演员并不善意,你会介意这些吗?

  薛佳凝:我觉得大家把这个看得太重了,其实适合自己年龄就好。我不会特意去演少女,也不会特意去演妈妈。你可以把这个角色诠释好,把人生和理解力表达出来就很好。

  新京报:外界总是会为没有归属的女演员感到担心。

  薛佳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双子星兄弟进了空间之后见到无名居然先到了,顿时有些奇怪,随着对于无名越来越重视,他们搜集的无名的资料也是越来越多,其中就有关于无名的习惯,无名往往都是习惯于晚一些到的,现在居然先到了。他一路走了下来,看了几十个传承,但是都没有一个能引动他体内的观人经的共鸣的,但是这一幅能,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变成了这样,刚才一元宗的大阵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如果不是无名及时出手,那么现在大阵被攻破也是有可能的。

[责任编辑:花蕊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