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生活网久久生活网

王毅:共同规划中马合作新蓝图

2019-02-21 17:18:57 久久生活网

少刻,不久,南郡楚府出现在了道路远处,独远纵马至此,却见楚府之外站立几道人影,一个纵身飞下,独远微微上去,礼道“请问,这是不是楚大人府上!?”等待他们的是机遇,还是死亡……没有人知道……此时,杨立双目无光,头扭身转,手臂齐昂,口里咿咿呀呀地回应着。

一名早已等候在外的婢女,未等其召唤,就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随即将手中端着的洗漱用品等物轻轻放置于几桌之上后,就此低眉顺目立于石暴床前,不声不响了起来。“不知道多少年没来了,这里的修士都这般桀骜放肆了么?”护道者大袖一挥,气韵随身,卷起暴烈的罡风,对着血魔老祖呼啸而去。

习近平在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时强调

为实现我国探月工程目标乘胜前进

为推动世界航天事业发展继续努力

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参加会见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北京2月20日电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0日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他强调,太空探索永无止境。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航天工作者要为实现探月工程总目标乘胜前进,为推动世界航天事业发展继续努力,为人类和平利用太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更多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参加会见。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灯光璀璨,暖意融融。下午3时30分,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来到参研参试人员代表中间,全场响起热烈掌声。习近平同大家热情握手、亲切交流,询问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并同大家合影留念。

  在热烈的掌声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他首先向所有为我国航天事业发展作出历史性贡献的同志们表示诚挚的慰问,向为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作出突出贡献的所有参研参试人员表示热烈的祝贺。习近平表示,你们在攀登科技高峰、探索宇宙奥秘上建立的卓越功勋,对激励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奋斗新时代、开启新征程具有重要示范意义。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这是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这是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鞠鹏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习近平指出,5年前,我们庆祝了嫦娥三号任务圆满成功。5年后,我们在这里庆祝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这次嫦娥四号任务,坚持自主创新、协同创新、开放创新,实现人类航天器首次在月球背面巡视探测,率先在月背刻上了中国足迹,是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的又一生动实践。

  习近平强调,实践告诉我们,伟大事业都始于梦想。梦想是激发活力的源泉。中华民族是勇于追梦的民族。党中央决策实施探月工程,圆的就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飞天揽月之梦。月球探测的每一个大胆设想、每一次成功实施,都是人类认识和利用星球能力的充分展示。在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上,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人都要心怀梦想、奋勇拼搏,一步一个脚印,一棒接着一棒,在奋力奔跑和接续奋斗中成就梦想。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黄敬文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黄敬文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习近平指出,实践告诉我们,伟大事业都基于创新。创新决定未来。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不是一片坦途,唯有创新才能抢占先机。这次任务实现了多项创新,填补系列国际国内空白,充分体现了自主创新要敢下先手棋、善打主动仗的精神。我们要深刻把握世界科技发展大势,弘扬科学精神,瞄准战略性、基础性、前沿性领域,坚持补齐短板、跟踪发展、超前布局同步推进,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重大突破,提升国家创新体系整体效能,不断增强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努力在世界高技术领域占有重要一席之地。

  习近平强调,实践告诉我们,伟大事业都成于实干。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新时代是在奋斗中成就伟业、造就人才的时代。我们要激励更多科学大家、领军人才、青年才俊和创新团队勇立潮头、锐意进取,以实干创造新业绩,在推进伟大事业中实现人生价值,不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习近平指出,探索浩瀚宇宙是全人类的共同梦想。中国航天积极推动国际合作,同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就包含了许多参与国的贡献。我们愿同世界各国一道,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加强基础科学研究国际交流,推动大科学计划、工程和中心建设,扩大创新能力开放合作,推动人类科学事业发展。

  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有关领导同志参加会见。

  嫦娥四号任务实施了两次发射,2018年5月21日发射“鹊桥”号中继星;由“玉兔二号”巡视器和着陆器组成的嫦娥四号探测器于2018年12月8日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2019年1月3日顺利在月球背面预选区着陆,由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的科学探测任务陆续展开。嫦娥四号任务的圆满成功,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航天器在月球背面软着陆和巡视勘察,首次实现了地球与月球背面的测控通信,在月球背面留下了世界探月史上的第一行足迹,揭开了古老月背的神秘面纱,开启了人类探索宇宙奥秘的新篇章。

这个时候何润急了眼,明明是自己的徒弟占了上风,怎的还要自己认输不成?他快步来到谷主面前,低下身去以极低的声音说:“难道咱们的画像要拱手让人不成?杨立身有护甲不假,但是能在瞬间将对手击垮,这也不可能是虫草丝衣的功劳。”“我要是修炼了组天诀能在这鬼地方待着?早就遨游四方了!”老长眉眉毛在空中摇荡,像看傻子般盯着那名修士,在羞愧难当之时,那人也选择了离开,不抱任何幻想。

  从年少成名到深陷低谷,终凭“演什么像什么”完成演艺生涯救赎

  潘粤明:明暗之间,变与不变

  本报记者 徐颢哲

  20年前,潘粤明挺瘦、挺白,演不谙世事少年郎。20年后,潘粤明胖了、糙了,开始演世故、演老练、演巧言令色。45岁的潘粤明,早不处在可以靠脸蛋儿吃饭的年纪。在这个流量小生层出不穷的年代,他想赶也赶不上趟儿。奇怪的是,当其他演员被年龄限制的时候,经历婚变后复出的潘粤明反而在表演这条路上,越走越宽泛了。

  继2017年在《白夜追凶》中一人分饰关宏峰、关宏宇两兄弟“翻红”后,潘粤明这次在《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简称《怒晴湘西》)中饰演的陈玉楼依旧没让观众失望。这部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作品,目前豆瓣评分7.8分,在《鬼吹灯》系列改编作品中数一数二。巧合的是,他在两部作品中的人物海报,脸上都有从暗到明的过渡,复杂角色一言难尽,恰成了潘粤明这几年人生起落的注脚。

  蜕变

  演腻了白面书生,喜欢立体些的角色

  2017年的网剧《白夜追凶》大火后,有熟悉潘粤明的观众留言:“感觉他满脸的内心台词就是‘去你的白面书生’。”“白面书生”是观众给潘粤明打上的标签,直到他2016年复出参加《跨界歌王》,节目组在屏幕上打的还是“文艺小生潘粤明”。

  拍完电影处女座《非常夏日》后几年,潘粤明的确扮演的大都是小生角色。有一回又演一个类似的角色,在片场和一手挖掘他的导演路学长碰上了。路导挖苦潘粤明说:“回头把你这几年的片子剪到一块儿,看着跟一个片子似的。”他自己也承认:“我以前对角色的理解大多数也是硬转,套一个性格上去,《白蛇传》是儒雅,《天安门》是刚毅,表演都非常表面化。”

  如今的潘粤明,对于角色有自己的坚持,不喜欢演平面化的英雄,“大家都知道这关他肯定能过。我喜欢立体些的角色,他也许能过这一关,但一定要很惨烈。”很大程度上,这和潘粤明的婚变相关,“生活中可能就是这样,英雄可能赢了,但他心里可能比输的人还要过不去,这才是真实的人。”

  许多人问潘粤明表演时如何设计《白夜追凶》中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他的回答是“猫狗大法”。“我当时就很淘气,把这哥儿俩设想成两个动物,一个猫,一个狗,演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个属性,就不会跑太偏。”实际情况当然要复杂得多DD进组期间,潘粤明拍了一千多场戏,几个月的时间都是自己和自己演。

  到了《怒晴湘西》,潘粤明演绎的陈玉楼也足够鲜活DD遇事表面镇静淡定,内心常惊慌无措,哪怕中了狸猫的陷阱狼狈无比,在进门前也要背着手装腔作势。《怒晴湘西》原著的故事,有部分按80多岁的陈玉楼的回忆式叙述展开,本身就是《鬼吹灯》书迷的潘粤明,这么拿捏人物的尺度,“一个老瞎子肯定会把自己年轻的时候说得特别完美,我想把这个人物展现得江湖一点。”

  不争

  就是运气好呗,一年一部够了

  尽管经历人生起落,那种北京胡同长大的男孩特有的状态,依旧贯穿潘粤明的生活:宠辱不惊,悠闲懒散,再掺点儿孩子气。习惯宽松的生活氛围,喜欢窝在自己舒适的世界里玩,对事业和功名没太大的野心。复出后“演什么像什么”的潘粤明,被很多人夸太会“挑剧本”,他却反复强调只是“运气好呗”,“遇到好剧本,好制作团队太难得,尽力好好演,还有什么好说的。”

  出道以来,潘粤明始终没有大红大紫。1999年开始拍戏,但直到14年后,他才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往角色得来都是“戏找人”,靠的无非是业务和人缘,以及遇到喜欢的本子时,“愿意在具体条件上让步”。他曾在采访中告诉主持人何东,“如果和哥儿们同时竞争一个角色,那我就真让了,因为我觉得还有机会,况且哥儿们开心就好了。”在影视圈内的好人缘,让他在人生最困顿的时候,遇上了《白夜追凶》。

  因为这份淡定,去年席卷整个影视圈的所谓“影视寒冬”仿佛与潘粤明无关。行业里哀鸿遍野的融资困难、项目减产、投资缩水并没有体现在他的工作量上。过去这一年,他从大年初八忙到腊月廿八,以全年无休的节奏拍了三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就在新一年的大年初八,他的工作又开始了。上周末接受本报专访的潘粤明,带着明显的黑眼圈,他对自己的产量要求不高,“一年为观众奉献一部好作品,足够了。”

  细心的观众发现,潘粤明担纲了《怒晴湘西》的创意策划。实际上,2012年婚变后潘粤明成立工作室,就是想开拓演员之外的路径。他在大学里学的就是“影视制作”,摄影作业拍过不少,后来干场记,“看东西有画面感”。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是说我有多大的能力,因为全部精力都专注在表演上,其他领域还没来得及涉及。”

  真我

  每天写毛笔字,还能吼两嗓子

  工作全年无休,但从小习字画画的潘粤明却没搁下爱好。微博上隔三差五晒出的素描作品以及手抄《心经》,有的是飞机上草就,有的是拍摄间隙信笔。“不是在拍戏,就是在写字画画。”有观众这样评论潘粤明的2018年。“那不叫画画。”他纠正,“真正画画得放空自己,把自己搁在一个地方足足画上几天,有想法,有色彩,可来劲了。但我铺不开,也没时间。这都是拿硬笔瞎画,属于消遣。”

  带着画板和毛笔进组,就是潘粤明的日常,连《怒晴湘西》片头的四个字都是他写的。2015年年底,他受朋友影响拿起毛笔,再累也每天要写一张,原因是写毛笔字让自己达到内心的平静。写到2017年,他觉得光写毛笔字不行,“得配画啊,所以我就把画画也给捡了起来。”

  网友调侃潘粤明“佛系”,他照单全收。在他眼里,世界是由颜色组成的,颜色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你用自己的颜色去拼接你自己想象的世界,完成了自己的表述,这很重要。所以如果你问我,我是怎么理解‘佛系’这两个字,我觉得就是心之所至,顺其自然吧。”

一时之间,哞哞声、咩咩声以及哼哼声响成了一片,勾勒出一幅人兽和平共处的和谐画面。“哦,我……我知道了!”撅起小嘴的说道。“.呼呼..呼.....!”此刻,天色已暗,夜风袭人,只有这凹凸不平,荒凉无比,空旷,了无人迹的一处山丘之园林,耸立一处,山丘之园除了只有零散的干涩的松树,及那些光秃秃的树枝在夜风飞掠之下一段段地暴露黑色的哑枝枯枝,四下怪声的四起更是给这墓葬之园,更添恐怖气息。“嗖!”硕壮之影,纵空一落,巨石之上发之张狂,这就是标新立,然劲风狂掠,时间是漫长,以至于夜色之下的这道负剑身影似乎却又不在此处,然后又随着淡清黑云的掠过天空所落下的微弱余辉又突然呈现,又是那样突然凭空惊现。

[责任编辑:燕皇帝]